中央區 港灣高層邊間 成功案例

今天和各位分享我在日本的第一次的中古屋交易是如何完成的。

那時候我剛來日本,雖然台灣和日本的房產買賣有很多相似點,但類似的的跨日本、台灣的交易畢竟不多,無論是我這邊的經驗或日本那邊的中介公司,都沒有前例可以參考。幸運的是,我的一個朋友有興趣,他是個飯店負責人,前一年剛好在日本有過買房子的經驗,他知道需要哪些證件和手續。所以,與其說那次是我做他的不動產經紀人,不如說是他做我的日本不動產老師。

2009年是台灣投資家對日本不動產興趣還不高。那個物件位於東京灣邊、品川港南地區,是一個超高層住宅(Tower Mansion)的高層邊間海景住宅,面積大約110平米。因為剛剛經歷過次級房貸風暴,當時它的價格只有9000多萬日幣,到今天的話早就超過1億了。賣主是個著名的導演,因為要搬家去沖繩,才不得不出手。

當時與我合作的日本業者是大京Realdo,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跟台灣的客戶做生意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例如,合約書該怎麼寫?賣主是日本人,不懂中文;買主是台灣人,不懂日語。那合約書究竟該用日語寫還是用中文寫呢?還是一份用中文寫一份用日語寫呢?

最後我們決定,合約書要忠於原版,用日語寫。因為我們畢竟是在日本境內做買賣,以日本法律為依據,所以要尊重當地的規範。中文和日語的表達有微妙的差異,語言歧義可能會造成法律上的風險。而且日本賣主不懂中文,中文合約書會給他帶來很大困擾,所以選擇了日語。同時為了讓買房投資人安心,除了逐字口譯之外,我們還採取了各種方法,其中包括請專業翻譯檢查我們的翻譯對不對。這種做法一直沿用至今這:在日本做交易,合約書用日語寫。事實上,因為語言不通,雖然我們事先排練了兩三天、還是花了平時3倍的時間才完成了重要事項說明(注釋:這是日本不動產買賣簽約前必須進行的手續,就與合約相關的重要事項對消費者進行解釋、說明,讓他判斷是否要簽約)。那次經驗證明,這種對日語合約書,一邊進行逐字口譯一邊穿插解說的方式是客人最容易接受的。

當然,為了克服語言障礙,現在我公司招收的職員全部日語、中文都能說,溝通上完全沒有問題。

另外,當時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。賣主搬家時留下了兩台空氣清淨機,幾乎還是新的,買主挺喜歡,打算留著用。結果被打掃房屋的清潔公司連同其他垃圾一起處理掉了。買主覺得很委屈。因為台灣人的常識中,清潔公司打掃房子時一般不會碰家具;而日本呢,將房子清空到“空空如也,一塵不染”才是常識。結果還是我們和合作的日本業者自掏腰包,各付一半錢,買了兩台新的空氣清淨機送給客人才解決。

 

林社長感言:現在,短短幾年過去,台灣投資家對日本的不動產投資已經超過一千戶以上,提供這個市場服務的業者也百花競放。但一開始,就是這樣,像瞎子摸象一般,一塊一塊拼湊起來的。

成功事例